周小川:相较于就业 低通胀对央行更重要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天公开了央行的四大目标,相较于就业,他称保持低通胀对央行更重要,但四大目标的权重是动态变化的若经济增速过于偏离目标水平,央行或采取微调措施 周小川在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央行的未来”分论坛上提到上述观点,他说,低通胀目标在中国央行多目标中是最重要的,就业也会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参考指标,但不适宜作为最主要目标 央行的四大目标为:低通货膨胀率、经济增长率、新增就业、国际收支平衡状况他们的权重是动态变化的 在传统的时期,低通胀目标仍然是在我们的多目标体系当中占有最高的权重 本周五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3月中国CPI同比增长2.4%,与预期相符,较2月的增幅2.0%小幅回升自2012年3月以来,CPI增幅一直低于政府设定的3.5%左右的上限 周小川强调,若经济增速过于偏离政府的目标水平,央行或采取一系列措施支持经济他并未给出经济增速偏离目标的底线,但称,央行既可采取微调措施,也可动用更强有力的手段 本周四,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7.5%左右,无论经济增速比7.5%高一点,或低一点,只要能够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不出现较大波动,都属于在合理区间 李克强表示,中国不会采取短期的强刺激政策而随着中国一季度经济的加速冷却,政府已经开始通过“微刺激”举措来稳增长,华尔街见闻网站此前曾多有提及,无论是国务院部署的铁路、棚改、减税等措施,还是地方政府出台今年的重点项目计划,无不透露出政府利用财政手段进行微调整的信号 除此之外,周小川今天还提到中国货币政策一直是非常规的非常规货币政策主要是,理论上这会造成中国还没有达到实施传统货币政策所必须具备的所有的经济条件 过去十年当中,很多国家采纳了瞄准通胀率的货币政策,主要靠央行的政策利率来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这就是常规货币政策非常规货币政策指的是由于条件发生了变化,使得传统的货币政策不再能够起到其应有的效果,而不得不动用的货币政策工具,主要就是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仍然处于一个改革转型期,中国还并没有达到实施传统货币政策所必须具备的所有的经济条件,必须要进行很多金融行业的改革,必须要纠正、改进银行业一些状况,必须进一步发展资本市场,要以一些非常规方式发展资本市场,所以实际上我们的货币政策和很多其他国家相比,一直是非传统的 他表示,从理论来说,非常规货币政策实施是为了应对形势,造成低利率甚至是零利率的状况 周小川称,如果将来能够走出零利率、低利率环境,就不必要再去实施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将来有可能可以回归到过去十年的货币政策当中但是金融危机也带来了几个新的问题,金融稳定非常重要如果出现任何金融不稳定,有可能再次动用非常规货币政策加以应对另外一个可能性是,很多新兴经济体一旦出现了不正常的资本流入或者流出这种情况,或者碰到汇率反常情况,这也可能造成有关国家央行再次动用非常规货币政策进行干预 他介绍称,考虑到两场金融危机,第一场是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亚洲金融危机当中中国使用了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加以应对,创造了一个非常低利率的环境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当中,中国在08年底、09年初推出刺激经济的一揽子计划,既有货币政策组成部分,也有财政政策组成部分 周小川的讲话内容还包括: 中国央行是政府的一部分,与其他监管部门协作对转型期的中国有益 中国当前信贷增长速度比较平稳,不算太高 真正实现人民币更大范围国际化,确实应该先实现人民币的可兑换 资本流动在全球都不大稳定,目前还不能说中国的资本流入减少 近期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显示了存款保险制度的必要性 比特币更像可交易资产而非支付性货币,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