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在中南海的中共领导集体里,无疑地,汪洋与薄熙来是两个思想性格截然不同的代表人物,吴邦国等人去力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胡锦涛去广东劲推汪洋的“幸福广东”,已经清晰地勾勒出了未来中国政局的走向,假如十八大还是太子党和共青团势均力敌,平分秋色,那么,很多事关中华民族前途的重大决策还会处于胶着状态,一切都在原地踏步,迂回,徘徊,迷茫,但时间不等人,形势更逼人,选错了一个人,将耽搁一代人,因此,最有可能进入政治局的薄熙来和汪洋两人鹿死谁手,谁将出局,就显得格外重要 我几乎仔细阅读了媒体上有关薄和汪的全部评论,总体上看,薄熙来更精于做到了两点,一是严控重庆当地媒体对自己的不利报道,震慑和打压敢言媒体人士;二是全力组织和收买海内外媒体,形成了海外,国内中央级和地方级网络水军,大肆为自己造势;而汪洋呢,正好相反,竭尽全力解除政府对媒体的控制力,并宽容地鼓动老百姓“骂娘”,对“小悦悦事件”等公开表示同情和反思,也在为自己的大度和开明做宣传 毫无疑问,面对老百姓对社会的不满,和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薄熙来想把问题转移到对立派官员身上,自我塑造成毛泽东式的强人,通过残酷的阶级斗争方式,保住家族的私利;而汪洋呢,则试图循序渐进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并不在意任期内的浮华烟云,一时功过,他想通过限制官员权力的办法,唤醒社会的良知,化解尖锐的社会矛盾,调动各个阶层的积极性,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复杂的问题 唯其如此,薄熙来管辖的范围内,被红色风云遮掩了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在警察治市的理念下,人们噤若寒蝉,道路以目,表面上看,形势一片大好,“到处莺歌燕舞”,又是“万人泡温泉”,又是宋祖英,赵本山连袂出演;而汪洋呢,由于相对地善待老百姓和放宽媒体,就不时涌现出一些惊天动地的事件,比如,“增城骚乱”,“潮州事件”,“小悦悦事件”,使以往多年积压的社会矛盾集中暴发,并被媒体推波助澜,似乎薄比汪更有管理社会的能力,但是,在我看来,恰恰相反,有人据此指责他,实在是本末倒置,庸人之见 然而,这只是问题的表面,由于薄熙来的人品与汪洋根本不同,又在年龄上处于劣势,特别是谷开来的贪腐又使薄处于不进则退,退了则死的困局,所以,汪洋所面对的局势十分危险,不仅仅是治国理念的不同,还有手段的不同,或言之,汪洋未必能战胜薄熙来,因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有证据表明,薄熙来及其党羽正在操控广东打工的重庆和四川人,不断地在汪洋的地盘上,给他制造麻烦 这似乎是危言耸听,但我们不妨看看前不久发生的“增城事件”,“潮州事件”的涉案人的真实身份国内媒体报道说,“6.11”大敦村聚众滋事事件发生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果断处置,目前事件已平息公安机关已对多名严重刑事犯罪人员予以刑事拘留,6月15日经增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现对如下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黄业,男,19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黎国豪,男,18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青州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谭奇祥,男,45岁,四川省开江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常兵,男,18岁,湖北省南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何大政,男,46岁,四川省开江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欧阳有人,男,52岁,湖南省桂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胡云亮,男,18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何东升,男,22岁,重庆市梁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欧林,男,19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赵玖付,男,24岁,湖南省长宁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覃昌,男,28岁,四川省宣汉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建明,男,20岁,江西省信丰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郭刚,男,20岁,四川省达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小峰,男,24岁,重庆市潼南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杨成波,男,18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张杰,男,18岁,重庆市铜梁县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李忠煌,男,34岁,江西省赣州市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林永发,男,18岁,广东省廉江市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陆勇,男,18岁,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 这个由增城市公安局公布的20人名单中,多达3人是重庆人,而还有7个是四川人,实际上,这两个地区非常接近,也就是说,在这次事件中,他们是主力军 那么,“潮州事件”呢现已查明,6月1日,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打工的熊某等人,到其所工作的华意陶瓷厂讨要拖欠工资,与工厂老板苏某发生争执,熊某被对方指使人员持刀砍伤,事发后,警方于6月5日已将苏某等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但6月6日晚,熊某约同乡200多人到潮安县古巷镇镇政府门口聚集要求严惩凶手,与警察发生冲突,有3辆汽车被砸坏、1辆汽车被焚毁,公安机关将9名参与打砸烧人员带离毫无疑问,这些人大都也是四川人和重庆人 国内媒体似乎已查觉了广东政局的诡异,所以,报道说,6日晚8时许,潮州事件事态越来越严重,已上升到暴力冲突,聚集的大批“四川籍”人员开始上街,见过往的车辆就砸,殴打车内人员,随后又打砸沿街商铺,将路边停放的车辆推倒;并纵火焚烧了一辆商务车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40多辆车被砸毁由此可见,四川人和重庆人成了在广东省汪洋眼皮底下捣蛋的主力军,难道这是偶然和孤立的吗 联想到不久前,在“我爸是李刚”事件中,海外媒体一度鼓噪薄瓜瓜参与了声援签名,博讯网做了报道,不仅重庆冒出了一个嘲讽李刚的广告牌,而且,美国纽约还出现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有一个中国留学生高举着“欢迎薄熙来打黑”的招牌,和所谓的“茉莉花革命”的推手之一孔令犀站在一起 够了!我过去在一篇文章中讲过,最想搞乱中国的人,不在海外在国内,不在基层在高层,那就是面对“习李接班体制”无可奈何,而有野心勃勃的薄熙来,他动员了海内外的关系,和党内外的力量,利用“唱红打黑”掠夺的民企资金,暗中收买和操控了一批死党,而死党又挑拨不明真相的四川人,重庆人,企图利用广东的群体性事件,海内外的“茉莉花革命”,搞掉汪洋,为自己上位服务而一旦上位,他将残酷地镇压民主运动,拉历史的车轮倒退,搞“薄瓜瓜二世”的专制统治 我这样讲不是望风捕影,而是有历史根据的,薄熙来是野心家,也是阴谋家,90年代初,他当副市长时,为了挤掉市长魏富海,就搞了一个农民进城闹事的“葡萄事件” 他原本在金县工作四年,和石河镇的农民干部“石大胆”很熟,对当地葡萄经营的问题也很清楚,那时,还是基本上搞计划经济,种什么不种什么,上级有明确规定,年初政府承诺葡萄丰收全部收购,但秋天高产后,政府变卦,叫农民自卖,这种出尔反尔的事,在薄当书记时,已是家常便饭,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因为薄熙来和黑社会有密切联系,谁有意见,他就操控“虎豹”『黑老大邹显卫』去殴打恐吓,但这时情况不一样了,薄离开了金州,就背后鼓动农民到大连“维权”,把二十三辆装满葡萄的“大解放”开到市政府,堵住了魏富海上班的路我们记者不知道这是阴谋,给新华社发了内参,田纪云批示训了魏富海,薄熙来又鼓动一批死党给中央写信,说魏富海不考虑农民利益,不如薄书记在金州领导的好,所以,很快他取代了魏富海,当上了大连市长 温故知今,由此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往往一个人品较好的官员,很难胜过一个没有做人底线的坏人,汪洋能包容“最牛钉子户”,薄熙来属下的官员却能把上访的残疾人轮椅都砸了;汪洋能改正“彭水诗案”,薄熙来却把方迪劳教一年;汪洋能让陈绍基到重庆法院异地审判,薄熙来却叫文强“特快专递死”;汪洋能解除新闻审查的禁令,薄熙来却叫《重庆时报》道歉;汪洋能帮助民企“腾笼换鸟”,薄熙来却明抢李俊四十亿的“大蛋糕”;汪洋讲理手软,薄熙来心毒厚黑;汪洋依法办事没钱,薄熙来打黑敛财,积聚了数百亿;汪洋没钱送礼买官,薄熙来的钱大大地有,光从彭治民,曾智强所谓“黑老大”身上,就一口啃了九十亿!几百亿拉关系,走后门,买选票,你说,“党内民主”有啥用试问,谁能胜过谁 我们知道,“增城事件”发生后,汪洋说,广东改革开放早、社会转型快、流动人口多,各种社会矛盾暴露得更多、更充分总体而言,社会建设仍滞后于经济发展可见,汪洋没有看透形势,也没看透薄熙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可能汪洋并不认同我的上述分析和推断,拼命抗争的四川人和重庆人更是被蒙在鼓里,被人家当枪使,就像上个世纪的魏富海,“石大胆”和新华社记者一样,悲哉!因为他们不了解薄熙来,不知道他有多么坏,实际上,薄熙来调动几个死党策划于密室,靠监听电话就能预知哪些人和哪些事可以利用,当民怨点燃时,他们再挤在人群中,煽动和鼓噪,立即火上浇油,事半功倍 汪洋没这个手段,自然处于劣势因此,去年,他亲自率领的广东省委,省政府一班人马,还前往重庆参加“广东•重庆经贸项目合作签约仪式”,媒体说,学习取经,沟通交流两位书记一见面就笑容满面,双手紧握,久久不愿松开,谈得非常高兴,相当投契 要我说,这都是骗人的假象,等薄熙来上位后,他顶掉了汪洋,夺取了更高的权利,就是常委里年纪最大,最有权谋的人,如果他管政法,就会以无所不用其极的特务手段对付政敌,连习近平也档不住;他继续上位,会翻脸不认人,露出狰狞的面目,使出铁的手腕,把政敌整得比刘少奇还惨,把中国变成一个风声鹤唳的大监狱,到那时,他会拿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儿子开刀,拿文强留下的假口供玩死汪洋,再鼓动全国人民唱红歌,热烈拥戴他,成为第二个“伟大领袖”,而薄瓜瓜就成了“红三代”,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