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战美军战俘在中国的经历:被当英雄


朝鲜战争本来应该在五一年就结束的,可是由于战俘的去向问题不能解决,双方又打了两年后来由于斯大林的突然离世,中方受到苏联的高压,不得不接受美国“让战俘自由选择去向”的条件停战当时,双方成千上万的战俘面临一个选择,是回家还是跟俘获他们的人远走他乡,开始新的生活 那是一九五三年的秋天,当时的BBC是这样报到这个事件的 “在朝鲜半岛,“回家行动”开始了二万二千五百中朝战俘走上了曲折的自由之路,根据他们和自愿,勇敢地拒绝继续生活在共产党统治之下按照这个安排,结果也有二十个美国人和一个英国海军陆战队员选择不回家而留在中国” 以下是一个居住在加利福尼亚,现年七十八岁名叫大尉·霍金斯的美国人最近接受BBC记者访谈时谈到的他作为那二十个美军战俘之一的个人经历为了简节,我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他的经历 我到朝鲜前线时只有十七岁,可上前线不到几个月,我就负伤了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已经是白天,躺在一个山洞里这是中国人的一个战地医院一个军医给我看了一个弹片,说是从我身上取出来的接下来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叫做普清的战俘营,我们把这个地方叫做“死亡谷”这个地方没有取暖设备,而当时气温常常达到零下四十二度我们都被冻伤了,我的一个小脚指头给冻掉了身上到处是虱子,疥疮,还都得了痢疾我们到那里才一个星期,就有人开始死亡了 中国人来数了一下有多少个房间,一个房间里有多少人,接着就给我们送高粱粥,一天送一次,装在一个木桶里接下来我们发现,由于天气太冷,尸体不会发臭有人死了,我们就把尸体藏起来,想多得一份死人的食物 活下来可不容易到那儿三个月,七千多战俘就死了二千多到从那个关押地点走出来时,我记得非常清楚,同我在一个房间的二十七个人,只出来了七个人,其中三个根本不能走路我到朝鲜时才十七岁,也许是年轻,我活了下来 几个月后,我们被转移到另外一个战俘营,我们在那个地方生活了差不多三年到那儿不久,他们就开始给我们上政治课他们在山坡上建了一个像是戏院的场子,每天给我们灌输六七个小时的政治说教,什么马克思主义呀,资本主义罪恶呀等等上课之后就是讨论,我们就开始打牌,谈女人,就像普通美国兵一样至于政治课上讲的东西,早忘到脑后了 中国人对我们很客气,他们把我们叫学员,不叫战俘他们说这是对我们的宽大处理对此我们都感到非常吃惊,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人整人的手段是出了名的说实话,我就是由于受到优待这一点,决定不回美国,跟他们到中国去的我们当时那些人,都是怀着一种好奇的心情要到一个陌生的国度里去看一看那里人的生活是怎样的他们说他们欢迎进步的工人阶级我当时想我就属于进步的工人阶级,于是就决定留下来体验全新的生活当时我才二十岁 到北京后我被送到北大学习汉语,之后我又申请到了驾驶执照,到武汉一家工厂开一辆捷克翻斗车在那里我是唯一的一名外国人我也不害羞,人们把我当作英雄似的,对我的经历非常好奇 三年以后,我告诉中共政府,我想回家,当时也没有考虑后果是什么几个星期之后,当我离开中国回到美国时,我第一次感到很紧张我在中国时太年轻,跟我打交道的人都是久经世故,有政治头脑的人可是回到美国,有几年我感到不适应虽然没有人找我的麻烦,可我的思维方式已经跟身边的人不一样了几年之后,我才转过弯来随着接触的人越来越多,大学开始邀请我作演讲,这也让我感到吃惊,我没有被当作叛徒 对于我的中国经历,我没有什么后悔或者遗憾的这一段特殊的经历让我知道,作为美国人,我们非常幸运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社会不是十全十美,但我觉得属于世界上最好的之列我懂得了这样的道理,就知道怎样做一个更好的美国公民我是个真正的爱国者如虽然今已经七十八岁了,但还在运用我在中国学到的技术——开卡车,自食其力 原标题: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