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性压抑的爆发:卖淫与裙下不穿内裤


“你看我的手”金大陆笑呵呵地伸出胳膊,上面有很多小伤口和划痕“我就戴着口罩到处爬梳资料我有一屋子的史料,我每天都埋在资料堆里面”他说 作为文化大革命的亲历者,金大陆在文革最癫狂的时期是以旁观者的身分度过的一方面那时他只是初中生,另一方面他是“黑五类”的子女,这让他没有资格更深地卷入“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但是我当时对‘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非常信奉的”他认真地对记者说,“到了后来我的思想就全反过来了” 那是林彪案公开之后,金大陆至今还记得,他在一个冷风嗖嗖的夜晚,在复旦大学的门口听到了林彪案发的消息“像天崩塌了一片,我浑身哆嗦着走回家”他这样回忆从那之后,他对高层政治产生了严重的恐慌,对文革开始质疑天安门广场的“四五事件”发生时,金大陆虽然人在上海,但是一直挂念着北京的情景“那个时候,文革还没完全结束,我就决心要把那段历史记录下来”金大陆对记者说 时隔35年,如今已是上海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的金大陆,写出了这套《非常与正常:上海文革时期的社会生活》 这套67万字的书分为上下两册,详细描述了十年文革期间,上海普通市民生活的细枝末节其中有对市民的衣食住行、粮油蔬菜供应以及猪肉是否凭票购买的记录;也有一片革命化纯洁化呼声下结婚率离婚率的分析;书中详细的史料和数字更揭开了文革“赤胆忠心”口号掩盖下潜藏的腐败和交易如有些人利用大家对毛泽东狂热的崇拜,私自开发地下生产线加工毛主席像章并大肆贩卖,另一些人买来各类报纸,经过剪贴再送往外地隐蔽的地下印刷点造出地下文革报刊,雇佣上百报童出售以牟取私利……“文革时期以权谋私、贪污腐败、地下性交易这些都存在绝不是像有些人怀念文革说的那样,文革不存在贪官”金大陆挥挥手说 目前,许多涉及高层的文革档案尚未解密,而学者对于文革的研究从未中断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有关文革的中文文献书目接近一千种,但绝大多数都是谈的文革运动本身或局部的个体经历而《非常与正常》一书中则对于运动和口号之下日常生活做了详尽的记录和描述,这是很少见的研究视角它让人们看到上海普通人的生活在十年文革中如何艰难运转 “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一听到文革就想到‘造反有理’!”金大陆一边比划一边唱了一句,“但是实际上不仅仅是那样的,人们还在生活革命之下有很多涌动的生活暗流还在继续我就是想把那些血肉的东西写出来” 强压多大,反弹也就多大 记者:先说衣食住行,你很细致地列出了粮油、蔬菜、猪肉、水产品的供应情况这些内容在之前的文革研究中是被忽略的,就好像文革中生活是不存在的而最后你得出的结论是,文革中粮食蔬菜生产基本是丰收的,这个结论出来之后有什么不同反应吗 金大陆:要写生活就必须要有衣食住行,虽然经济史的一些数字比较枯燥,但是很有用当时的粮食蔬菜基本丰收并不是指向“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结论,而是说,恰巧十年间除个别地区外,都风调雨顺,没有极端天气,这恰巧保证了文革能一直进行第二,武斗乱了两三年,实际上广大农民还是要生产的第三,到文革后期也提出说,要把生产搞好才体现我们是革命的所以,应该说,文革十年总体供应是短缺的,但是上海的生活是在低工资、低消费、低物价的情况下维系的温饱水平 我写了这些以后,有些人确实批评我,说我是说“文化大革命好”,说我对文革的描述太温馨了其实绝不是那样,我只是从史料出发,不想掺杂那么多意识形态 记者:你提出上海十年文革中买猪肉是不凭票的这和大多数人的记忆完全相反 金大陆:和我的记忆也相反,我也很吃惊但是事实,史实的偏差需要纠正在文革期间的上海,猪肉是不凭票的,有时还打折出售这和全国保上海有关,也和毛泽东说“粮多、猪多、肥多”鼓励养猪有关在文革之前发过肉票,文革后也发过应该说,猪肉供应充分,是那个时期国家管理和计划经济极端强力运作的结果 记者:你在探讨北京红卫兵到上海大串联的时候对比了两地的不同,而且上海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发生军械性武斗的城市,这是什么原因 金大陆:上海开埠最早,工商业比较发达,还有租界地等等上海人比较精明、理性,上海讲“动口不动手”,动手就没理了这是潜意识里的,文革时期也没有被冲破这和其他城市非常不一样,北京整个城市都被革命热情燃烧了,上海还是有年轻男女手挽手在苏州河畔谈恋爱 另外,关于军械性武斗的问题,指的是使用枪炮除了刚才说的上海人文化历史的原因之外,还因为在文革一开始,上海警备区有一个命令,所有的单位民兵的枪支全部封存全部收缴;再有一点,上海在文革期间也有派别冲突,但是上海是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的一统天下,他们主宰着局面,没有势均力敌的两派,相对来说稳定虽然也有武斗打死人,但是用棍棒长矛,而不是动枪动炮 而北京不一样,1966年9月30日的统计,当天,北京发生的红卫兵殴打致死的人1772人,上海被打致死的11个人,其中三个人还是北京红卫兵打死的这反映两个城市的区别 记者:北京红卫兵到上海之后对于那些谈恋爱的年轻人也很看不惯,也经常进行揪斗而且,按照你的统计,上海文革十年间的结婚率仍然是一条正常曲线 金大陆:北京红卫兵就看不惯上海小青年谈恋爱那种资产阶级的香风邪气晚上开车到黄浦江边、到和平电影院等晚场电影散场,抓到那些拉着手的小青年就打虽然这样,十年文革期间,上海的结婚率统计大致还是一条正常的曲线,这说明在文革严酷的环境中,人们还是努力营造生活,这算是不正常中的正常 但是离婚率又是一组非常残酷的数字,十年间上海只有6489对离婚,平均每天不到两对这绝不是说文革期间有冰清玉洁的革命情感,而是当时宣传离婚意味着生活腐朽,人们也担心离婚连累儿女而那些离婚的很多都是因为社会政治原因而非感情原因 记者:当时革命的状况造成了强烈的情感压抑,这些压力会寻找出口,革命的口号对这些也是震慑不住的吧 金大陆:文革中很多人往纯洁方面去靠拢反过来,压强多大,反弹也就多大这个反弹是非常扭曲的反弹1966年,红卫兵动不动就剪掉一些人的头发、衣服,当时都认为是纯洁、赤诚的行为可是半年不到,流氓阿飞就上街了各种服装、发型都出来了还有北京叫拍婆子,上海叫搓拉三,这个噎是非常非常泛滥了这个是一种反弹,对性压抑的强烈的放大这种人也被打击的,但是会顽强地表现1974到1976年团市委在上海太阳下山后在外滩、人民广场、淮海路都设点观测的,看裙子长短、穿泡泡纱的有多少 虽然当时没有公开的卖淫场所,但是上海的女青年跟海员,发生性买卖关系的也不少电影院门口有一阵查女孩裙子里穿不穿内裤,就是因为有地下卖淫到后来压抑到极点就总爆发了有两个标志事件是:1972年的国庆节期间1号和3号发生的事,一个在外滩,一个新华电影院门口流氓围着漂亮女孩子嬉笑、调戏,最后一人一把把女孩的衣服全剥光,几百人围观之后很快查清楚首犯枪毙了但是从1973年到1976年,这样的事年年发生 研究文革,应该从史料出发 记者:现在有些人开始怀念文革,因为他们觉得文革期间没有腐败,贪官都被批斗没有人敢贪污但是你的统计却表明文革中处处仍有腐败 金大陆:当时想拥有毛主席像章的人都赤胆忠心的,他们交换或拿钱去买他们怎么知道会有那么多倒卖、地下生产像章的有的人赚钱把自己家的房子都造起来了,有的是坐飞机倒卖有人做铝锭、有人做冲床、有抛光的、有买卖的,这是个地下生产链当时集邮票集糖纸全部全封掉了,收藏的理念全部集中到像章了当时的像章有多少就卖多少,这里面就有很多漏洞可寻 上海还有地下报刊利用革命需要和自己单位的方便,印地下报纸永安公司到美术馆,500米路,每天街道两旁都是叫卖声各种报纸2分一张或3分一张有人就去买十张报纸,回家剪贴,拼成四版变成新的一张报纸上海的印刷管理很严,他们就买了白报纸,到江苏宜兴和无锡的乡镇印刷点,印几千上万份杭州、南京的当时就批发,再到上海来,2分3分再卖掉,雇佣一百多个小学生做报童这样弄一份报纸可以赚三四百块钱 那些在菜市场工作的人也利用职权贪污,虹口区中山北路菜场揭发的一个贪污盗窃集团,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