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访奥地利发表难以捉摸的讲话 谜底泄漏了


欧债阴影笼罩全球,两个国家的表现引人注目:负债国希腊似乎有意赖债,救星国中共则企图勒索 如果希腊以公投为名真的赖债,恐怕难逃沦为流氓国家的形象至于中国,本来可以说“干卿底事”,然而虚荣心作怪,要充当“大救星”的角色来“大长中国人民的志气”,可是自己并非老外别有用心吹捧的那样可以一掷千金,而且真是如此慷慨解囊,也与共产党的贪婪本性不符,因此想到一个既要面子又要利益的两全其美办法,那就是在“援欧”时索取长期以来追求不到的目的:也就是要欧盟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并且要欧盟解禁向中国输出高科技,主要当然是军事高科技,以实现一流军事强国的目的 当然,以共产党的虚伪,这种勒索条件不便由中国领导人敲锣打鼓提出,因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借访问奥地利之便,表面上发表一些难以捉摸、言不由衷的话,在私底下的会谈中则提出这两个希望,却似乎与购买欧债没有关系;然后再由中国国内的学者把购买欧债与这两个要求“有机”的结合起来于是装傻的老外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权贵市场经济”,与“完全市场经济”是两码事,对这种无理要求,欧盟会答应吗而购买军事科技以破解美国的制裁,然后扩张自己的“核心利益”,欧美日会放心吗这当然会考验西方国家对“共产中国”本质的认识,是不是适合做妥协尤其德国总理梅克尔就成长在东德,对共产党的所作所为不会已经淡忘了吧 但是,中国提出这个要价也是可以理解,因为中国的经济金融情况并非自己吹嘘的那样好,如果不提出高难度的要价,能说因为自己不行而“爱莫能助”吗看看最近几则新闻就可以知道了 第一则,虽然北京首都机场的旅客量已经饱和,但是被寄予厚望的首都第二机场项目在10月下旬宣布搁置,原因是当地徵地拆迁费用庞大,基础设施建设昂贵,而北京市政府已经负有较多债务,难以承担高达10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项目 第二则,为了缩短盘山路程而建造的青藏铁路西宁、格尔木段的新关角隧道,2007年底开工后,原定5年完工,但在投入了9亿元资金后,因为经费短缺,虽然西藏涉及中国核心利益,这个工程也已经停工半年,职工的工资停发半年 第三则,预定投资逾770亿人民币、连接中国西北、西南的交通枢纽兰渝(兰州至重庆)铁路,因为资金短绌,已有90%路段停工,欠下工人薪水约3亿元,引发数万名工人上访讨薪由于军心涣散,还在施工的甘肃临洮段10月29日发生翻车事故,24人死亡 第四则,铁道部8月公布的上半年财报显示,其负债总额已经突破2.09万亿元,负债率为58.53%2010年全年仅还本付息就需要支出1501亿元,比 2009年的732.6亿元翻了一番故此,铁道部从9月起逐月减少投资,并发行融资债券,目前累计发行1600亿元 不但国务院的部委穷到要发债来救急,地方政府更是如此根据今年6月的审计结果,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接近11万亿元人民币,本来偿还债务已经很有问题,今年年底到今后两三年是集中还款期,可能爆发债务危机;再加上宏观调控抽紧银根,高利贷横行,楼价大跌、中小企业倒闭,影响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加银行坏账而增加金融危机的机会 在这个情况下,财政部却在10月中旬宣布解禁,批准在上海市、浙江省、广东省和深圳市开展地方政府自行发债试点,也就是允许他们增加债务由于地方政府发债未经全国人大审议、批准,立法程序存在问题,而且地方债的偿还若由中央财政担保,地方政府有借的冲动,而无还的责任,埋下债务危机的风险然而国务院匆匆作此决定,用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来解决金融与债务问题的燃眉之急  显然欧洲有欧债的问题,中国也有“地债”等等问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既然中国也是泥菩萨,又何必要打肿脸装胖子去做救世主除非有国际战略的政治考量,否则还是稳定压倒一切,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