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群体抗税当局“妥协”学者批中共横征暴敛


军警弹压 织里如战场 10月26~27两日,湖州织里镇发生万人抗议高征税的群体事件27日晚,大批军警弹压,试图平息事态 历史作家草军书在微博表示,织里抗税事件27日晚虽仍继续发酵,但在大批武装警察弹压下,事态已被控制这次搞得跟上战场似的,据知情人介绍,连发动电子战用的特种战车都开进湖州了,这种车一工作,所有手机全没信号,小题大做,还没到如此地步吧!这件事如果当地政府开始就重视,完全可避免,每次都是政府逼人把事闹大 当局“妥协” 拘留28人 28日,当局宣布织里镇政府已暂停对童装加工户的税收征收,该事件中所涉的税收代征人员已被解聘网友对当局“妥协”的消息调侃称,织里镇被解聘的征税人员又是临时工 织里新童装城湖州西路一家童装厂的老板刘女士对《大纪元》记者表示,28日上午收到镇政府发的手机短信“政府只是说暂停收税闹这么大的群体事件,国外的媒体都报导了,政府能没有压力吗这两天还要收税不得挨打吗它也许是暂时避一下风头,可能以后再怎么搞” 刘女士还说:“织里镇有很多问题,不只是一个多收税的问题这里豪车很多,有些人开车横冲直闯的,这里的管理与经济的发展很不匹配” 织里镇另一家童装、婴幼儿服装厂的管理人员王先生对记者表示,镇政府发的通知很笼统,并没有说清楚暂停征收哪些税我们要缴的税有多种,不只是600多元的“机头税” 王先生还表示,这两天大约有万人参与抗议,主要是安徽业主和工人,他们群情激愤,点燃警车当局调集来的武警等也不敢冒然挑起事端28日,织里镇主要街道上还有部份人聚集,“不会那么快就完全平息的” 据受访者表示,湖州织里镇全镇现有人口约30万,其中外来人口20万人该镇几乎家家户户做着与童装相关的产业,全镇童装加工厂至少有五千多家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吴兴区公安部门对抗税事件中5名所谓闹事者进行刑事拘留,另有23人被治安拘留 织里镇政府仍然一直无人接听电话记者去电湖州市公安局及织里镇派出所,对方均无人接听电话 专家评织里抗税 批中共横征暴敛 织里群体抗税事件引起专家及社会各界热评,知名人士纷纷在微博发表评论知名学者吴稼祥表示:中共的施政要领是“娱要限,税要增”此次抗税事件,必载入史册 著名经济学家韩志国表示,湖州抗税事件表明减税势在必行——大陆的税收过高已是不争的事实,在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生存危机的情况下,过高的税收成了企业难以逾越的生死线政府税收过高、过快增长伤及经济根本,大幅减税是拯救经济所绕不开的正确选项 21世纪网总编辑助理周斌表示,向湖州织里那些依靠微薄加工费生存,随时可能因为客户跑路而生计无着落的微小企业主们一年每个缝纫机头加收税300元,就已激起民变纵观各地政策,常是向底层横征暴敛,补贴金字塔顶端,这种劫贫济富的财税政策,只能称之为“弱智政策” 专栏作家连鹏认为,中国制造业“奇迹”靠农民工血泪创造政府要善待民工,人性化管理,提供安身保障,如改善居住环境,放宽子女入学条件,保障权益,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