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湖州织里抗税风暴牵出中共非法税负


持续两天的浙江湖州织里镇群体冲突事件暂时恢复平静,该冲突事件的起因,地方高征税问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据悉,当地“机头税”曾多次遭到童装加工户的拒绝,但当地政府仍单方面定税,税额涨幅甚至高达百分之一百对此,大陆律师认为,织里抗税的背后是税负合法性问题,纳税主体无权表达或参与定税 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在《财经网》撰文列举了中国公共财政的10大欠缺第一,现有税收20多个税种、300多个项目,只有两个税种是通过立法程序的,即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 北京律师李和平认为,税种和税率的设立都应该由法律来规定【录音】法治国家的通例,就是说,税收法定,就是说你好比如你设定的税种、税率都是由法律规定的,而这个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呢要是由民意代表、通过立法制定的但在中国,因为人大代表都不是说是直接公民自己选举的,这很成问题,它现在这个是谁说要收这个税,他们订这个税合法吗 湖南省衡山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的一位副局长,解释说“机头税”是税务部门按每台机器生产出的产品所形成的销售收入而征收的增值税为便于征收,设定每台机器的税额相同,称为核定征收网友评论说,征税者随便划线,随便变更,黑道尚不至于此 长期关注农民工权益的广州唐荆陵律师,描述了中国沉重和混乱的税负现状【录音】中国它是一个,它的体制很混乱的,就是说有税,然后还有税外有费,政府控制的公用事业也向人民收钱统计学方面的经济学家做过研究嘛,就是中国的税赋系数应该是世界上排在前几位的国家,而且税赋负担的比例对小业主可能他的负担就是高过那些大型的企业尤其来讲,就说这个收上去的钱,如何在用于民生方面,那就更不合理了,因为没有监督嘛! 据中共统计局数据显示,大陆地方欠款达76万亿,试图通过重税征收弥补亏空!有网络评论认为,税用之于民,再高也低,不用之于民,再低也高浙江织里的暴力抗税起源于官方的暴力征税,是官逼民反,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