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经济乱象纷呈 民众存款“不翼而飞”


李伊琳;乔加伟 “案子已经到了我们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当事人已经被批捕”6月20日,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称,“合作社已经停止运行,进入司法程序” 他所说的合作社名为高淳区砖墙镇农民资金合作社(下简称“合作社”),这个在当地被村民误认为是银行的机构,成立初当地官方积极推动,曾吸收了大量储蓄存款因突然停止营业,案发之际,当地政府迅速成立工作组介入应急处置,经初步统计,约有300多名“储户”,共3200万元资金无法兑付 而且,此事目前牵出两案本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除了公安机关在深入侦查之外,检察机关目前也对合作社归口的地方监管机构相关人员,以涉嫌监管存在问题而启动调查 “涉案的不止(合作社)理事长史庆和,但不便透露”前述检察院人士称 “基本都是‘储蓄’资金”多名资金涉案人士如此介绍,而且,他们不清楚,这些所谓的“存款”后续怎么处置,目前当地政府尚无一个机构给出明确方案 理事长易主 目前,高淳区委区政府成立了案件组,维稳组,综合协调组三个工作小组介入处理 除此之外,砖墙镇党委等机构也有介入 早在2013年1月24日上午,当地多个政府机构就接到群众对该资金合作社涉嫌违规(法)的反映,并在第一时间迅速组织人员对合作社情况进行核查,发现合作社负责人史庆和有重大违规现象,立即采取停止该合作社吸收互助金业务等措施公安介入立案侦查,被传“跑路”的史庆和很快被公安机关控制 这家名为砖墙镇农民资金合作社从创设到如何违规运行,直至异化的路径,则越来越被清晰呈现 “听说这种合作社的存款年利率一般是9-10个点,一般的银行才3-5个点”在南京供职的王先生,其父母居住在砖墙镇,母亲半辈子积攒了十几万元的私房钱,为了能多点利息收入,都存进了这个合作社 没想到三个月没到,那个父母口中的“银行”,就“铁将军把门”了王先生母亲这笔存款,也跟银行一样拥有“存折”,除了存款利率不同外,别的都差不多 砖墙镇合作社成立于2010年8月15日公开资料显示,合作社共有20名股东,注册资金60万元,发起人之一是当地“蟹业大王”史忠国 6月20日,史忠国在电话里告诉本报,合作社组建需要足够股东,当地政府当时推荐他入股且担任理事长实际上,史忠国称自己担任了一个多月就退出来了 “就合作社模式我当时在农业部培训时,和相关领导交流过,也看到江苏盐城一些失败案例,发现这类机构监管部门不清晰,运行上有漏洞”史忠国在电话里对记者坦承自己退出的原因当时模式是高淳政府相关监管部门负责人做监事长,农工委做监管部门,接替史忠国担任理事长的,就是目前已被拘捕的史庆和 另有当地知情人士介绍,史庆和是砖墙镇史家村人,40多岁,主要从事船务生意,另有房地产投资此前因为资金链出现问题,试图卷款潜逃而资金链出问题的主要因素说法较多,有的说是投资亏损,有的说他本人涉赌 “史庆和在高淳外做生意这次出事,后来听说主要是赌博,在澳门输掉了8000多万”史忠国称 银行式“吸存” 上述合作社因地处集镇中心,有宽敞门面与柜台,“高仿”正规银行然而,当地的储户并不清楚内部具体操作以及风险 一名王姓储户称,“我们也没见到任何具体公示就算有,以为政府这么支持的,总归也是保险的” 此前合作社曾作为高淳第二大金融创新点去推行,不仅商家借此造势,令很多储户印象深刻的是,当天上午,时任南京市委农工委的有关领导、高淳县主要领导也到场祝贺开场、排场十足在砖墙镇农民资金专业合作社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社员代表大会上,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