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苗问题多 专家批祸在垄断体制


资料图片:2010年9月,中国合肥的一名护士准备接种麻疹疫苗(法新社) 有中国媒体发表长篇报道,透露大量中国疫苗科研、生产和管理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导致很多接种者罹患疫苗后遗症瘫痪,甚至死亡有专家批评说,中国疫苗生产垄断导致技术落后,出现问题后,也没有对受害者缺乏的救助机制,亟待改进 广东的《南方都市报》最近刊登长篇报道,披露中国的疫苗生产、科研和防疫注射过程中的诸多问题这篇两万多字的报道透露,中国每年疫苗预防接种十亿剂次,疫苗不良反应大约为百万之一到百万之二这意味着,中国每年有一千个儿童会因为疫苗的后遗症,而患上各种疾病,有的甚至导致终身残疾 报道说,中国和疫苗有关的问题,首先是疫苗科研生产落后中国大部分疫苗为单价疫苗和减毒活疫苗等传统疫苗品种,和国际上普遍使用的联苗和灭活疫苗相差甚远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病毒研究员胡宗义博士介绍说,中国使用的疫苗,多为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技术水平,目前已经非常落后 “百万分之一,用四剂就是百万分之四,这是很多的这个老技术早就应该更新了,但因为是垄断企业,现在这个旧疫苗还是供不应求,一旦技术更新要很多投入,所以没有这个动力” 《南方都市报》的记者对数十名受到疫苗后遗症伤害的儿童家长进行了采访这些受到伤害的家庭多年上访求公道,但通常得不到赔偿,甚至被地方当局作为维稳对象长期监视 被采访对象之一的广东新会居民余同安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他儿子2005年注射脑膜炎疫苗之后罹患脑膜炎,却没有获得有关部门的救助,余同安被迫多年上访求助 “2005年3月11日,打了某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流脑疫苗,结果出现发烧,后来抽搐昏迷,最后破坏了中枢神经到区、市、省甚至北京也治不好我们一直讨说法也一直没有公平的结果” 《南方都市报》的报道表示,中国大陆每年一千起后遗症案件,和全国人口比较起来“也许微不足道,但对于每个不幸的家庭而言,却是百分之百的苦难曾在北京遭到多次截访的余先生,儿子生病后,广东的卫生鉴定部门确定为“偶合”,即偶然巧合的意思他表示,他的遭遇并非个案,在上访过程中他认识了很多有类似情况的儿童家长,显示疫苗后遗症缺乏救助是一个普遍现象而由于医疗鉴定由卫生部门作出,很多人都无法得到一个合理的说法 “我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鉴定结果,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集团自己给自己鉴定我们要求独立的第三方来鉴定,他们也做不到” 胡宗义博士表示,在发达国家也有疫苗后遗症的问题,但鉴定机构是独立的,加上法律体系完善,受害者可以获得赔偿和医治他建议,中国设立独立的研究鉴定机构,建立对后遗症受害者的救助机制 “百万分之一还是太大了,所以需要一系列的比如保险等,否则这个人或者这个家庭就毁了” 目前,中国约有四十家疫苗生产企业,按照一些中国专家的说法,中国庞大的疫苗市场基本被中国六大研究所,以及北京的生物技术集团公司所垄断这些机构和公司有强烈的官方色彩,而由于市场垄断,他们也不愿意增加成本更新技术,没有采用更为安全可靠的疫苗产品 胡宗义认为,健康安全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最重要的事情,远比修建高速铁路和卫星上天更为迫切但中共政府不愿意投入科研资金,使得中国这方面的技术一直处于落后 “疫苗问题是所有健康问题的一部分,如果他对健康重视的话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人或者就是幸福健康,健康不重视那重视什么呢疫苗早就应该加大投入,放到议事日程上来” 广东的余同安认为,在中国大陆,虽然疫苗后遗症受害人数不多,但中共政府应该设立救助基金,对受害家庭进行补偿和救助,而不是百般推托,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