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屋脊“变脸”了 组图


珠穆朗玛峰:“山是神圣的,不该有人碰” 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北邻中国的尼泊尔以其秀美、壮丽的自然风光赢得“世外桃源”的美誉,但是,她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每年,成千上万的尼泊尔人背井离乡到国外去打工;连年战乱让经济大伤元气;频繁发生地震……此外,尼泊尔还在承受着气候大“变脸”日益严峻的挑战BBC的基伦·库克听一位“高僧”解释谁该对气候变化负责 一位农家妇女正在田里忙碌着她蹲在地上,弯着腰,正在砍白菜 一群记者越走越近,农妇停下手中的活儿她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皱纹 寒暄之后,一位女记者问农妇,“你丈夫呢?”这位记者正在做一篇关于民工生活的报道,比如,尼泊尔民工在国外打工的遭遇----报酬低廉,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周工作六天,两年才准许回一次家确实,许多村子里都几乎看不到年轻男性 这位记者接着追问,“他在沙特吗?还是马来西亚?”她手里拿着笔记本蓄势待发,就等着农妇给出一个精彩回复,为她的文章添彩 农妇愤怒地砍下另一颗白菜,说,“没有,哪儿都没有去我倒真希望他走了呢,至少他就能给家里寄钱了他喝醉了,正睡大觉他是窝囊废” 女记者灰心丧气,没得到自己想要的引言,合上了笔记本 尼泊尔夹在印度和中国之间,两大新兴经济体系都在尼泊尔抢滩投资 嬉皮的驿站 尼泊尔是一个充满了神奇惊艳的地方1960、1970年代,加德满都曾经是世界嬉皮士旅程的一个主要驿站旅友们会在这里一呆就是几个月、甚至好几年,品尝当地的哈希什(印度大麻),飘飘然、无欲无求地虚度光阴 现在,加德满都成了繁华的大都市多数时候,城市上空仿佛覆盖着一张由废气、雾霾构成的大厚毯子当年的嬉皮士早就改行成了银行家、医生、甚至记者但是,穿过小胡同,拐进小广场,依旧可以看到昔日的旧影:一群老人在庙门外诵经;一只赖皮狗在哭泣;夕阳西下,火红的余晖中,孩子们在跑跑跳跳地放风筝 也许,这只是一个梦?广场一角,那个白皮肤、满脸皱纹、脖子上挂着一串褪色念珠的人,是不是永远没有离开加德满都的嬉皮? 世界第一高喜马拉雅山,是由两个巨大的板块碰撞形成的,一块从南往北推、一块儿从北往南撞承受着来自地球的巨大压力,珠穆朗玛峰仍在继续长高 问题是,我们根本看不到高耸的山峰,她藏在厚厚的云、雾之后呢就好像被请入皇宫参加派对、但却无缘看到公主美丽的容颜 尼泊尔是个多民族的国家长年来,骄傲、自尊的尼泊尔人遭受过巨大的痛苦七年前结束的毛派游击队与政府间的武装冲突造成数千人丧生大多数尼泊尔人仍在贫困线边缘挣扎,或者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政治家看上去好像更愿意搞内讧、而不是治理国家 连续几天,我和一组记者一道走街串巷,与农民交谈,吃了一顿接一顿的咖喱有一次,甚至被请到村子里参加婚礼、与来宾一起跳舞 当地人告诉我们,世界屋脊上气候的变化威胁着农作物的收成一年接一年,梅雨越来越晚;降雨的频率低了,但是一旦下起雨来,就是倾盆大雨;冰川在融化;天气越来越难以预测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位于地震多发地带 神圣的大山 我已经打消了亲眼看到喜马拉雅山的念头也许,我这一次与珠峰最亲密的接触,只能是喝上一瓶当地出产的“珠峰啤酒”? 离开尼泊尔前的最后一天,一大早拉开窗帘,珠峰映入眼帘!湛蓝的天边,白色的山峰直击云端! 朝日冉冉升起,叠嶂的雪山之巅,一个接一个披上了柔美的粉色轻纱,仿佛梦境般的游乐场突然打亮了灯光微风吹过,山顶上白雪飘飘,如同一簇簇白色的羽毛 我登上附近的一个小山山上有个庙,穿过缕缕晨阳,庙里走出一个披着白色长袍的印度教“高僧” 高僧在庙里已经住了不知道多少年我问他,你有没有注意到气候的变化? 他沉默了许久,然后,抬起黑色的眼睛,凝视着地平线上的喜马拉雅山 高僧说,“人,才是问题人把能量、热气带进了大山,雪化了人踩踏了草地人,根本就不该到山里去” “山是神圣的,山是神的家,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