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敢说的绝密:处理污染土地 中共经济成果将化为乌有


最近大陆媒体爆料中国多个地区上市的大米被镉等重金属严重污染,仅在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网站公布的一次抽验结果,就有44.4%的大米及米制品被发现镉超标据悉,“镉大米”是因为种植水稻的土壤受重金属污染所致根据《中国稻米质量安全现状及发展对策研究》一文指,中国目前有1/5的耕地受重金属污染,涉及11省25个地区由于“镉大米”仅凭肉眼,不能辨出,很多民众担忧要避免食用“镉大米”几乎是不太可能不过,最近中共官方媒体宣称,中国正在绘制涵盖81个化学指标的重金属污染地图但此举遭到了一些专业人士的质疑,认为原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与国土资源部早在2006年就曾做过全国土壤污染调查,污染数据以“国家秘密”为由至今没有公开而且近年来土壤重金属污染愈演愈烈 那么这次当局绘制污染图,和以往相比,会有什么不同吗下面就请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水利环保和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在今天的节目里来谈谈这个话题 记者:王博士,您好!(王维洛:你好!)我看到一些媒体指,中国其实已经进行了多次有关这方面的调查研究《南方都市报》的一篇报道就提到,在2009年的环保部编制污染调查总报告、就耗资高达10亿元但这些结果都没有向公众公布那您认为这次的调查会有什么不同吗 王维洛:当然我们首先应当正面的评价它现在正准备绘制的这张图,第二,根据他报道,它是在两万五千分之一上绘制的,那首先我告诉你们这张图它不会公开的因为两万五千分之一图是中共总参谋部绘制的,这张图是保密的,它不会公布的而且在这么大的一个上面绘制图的话,它的实际意义并不大两万五千分之一这么大的图来绘制,不知道哪一块地是污染的,哪一块地是没有污染的 我们还是以德国的例子德国的地块大小不等几个平方可能是一块地,几万平方也可能是一块地那如果一块土地被污染了,那它就画到边界的地方全部是污染了,那他就标出这块地是污染了,这块土地就不能种植庄稼那所有的邻居都知道他家的这块地是被污染的 中国的土地污染最现实的意义就是知道了土地污染以后,我是不是能让它继续种庄稼,在上面盖房子等等,这是最重要的现在中国的情况就是,大家都喊中国有五分之一,或六分之一的农田是受到重金属污染的,但是谁也不知道具体是哪块地是被重金属污染了温家宝在离职时,很骄傲的宣布了他保住了十八亿农田的这条红线,但是根据你的资料,里面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地是被重金属污染的就是说起码有两亿到四亿亩的土地是被重金属污染的如果被污染的农田不能继续种植大米小麦等,那你这就不是农田了,那就是减少了四亿亩农田但是你还是在让它种大米种小麦子种玉米那虽然土地没减少,但你在被污染的土地上种的,那生产出来的大米也是被重金属污染的你的重金属镉大米的来源就永远也消除不了那你说你绘的那张图有什么用上次调查是农业部,环保部、国土局三家联合调查的主要的资料应该在农业部和国土部你要想阻止镉大米的生产,起码应该是三家联合绘制的而且如果从中国的分工来说,也不应该是地质部绘因为地质部是管地质的,不管土壤的所以说他们自己这个的这个管理范围有点错位 记者:那这种做法是不是忽悠老百姓呢 王维洛:也不是忽悠百姓,但反正你做完后不公布的话,就等于零举个例子,在德国你可以知道每一块土地污染的情况,就是说你是土地主你可以看,或者是旁边的邻居觉得他们家的土地是不是污染,可以去询问或者你是土地开发的,你可以去问它有这样一套系统每一个土地他能告诉你在这块土地上,以前开过什么矿,都有详细记录的在这个问题上就是说我们最关心的就是采取什么措施 我们看中共政府也没有说过它采取什么措施,它就是说污染土地完全恢复需上千年上千年是多少年,可能是几万年,十几万年,百万年,因为重金属的衰减是很慢很慢的那么中共政府就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要彻底按照德国的例子,这块土地污染了,你要把它清洗清洗就是说把这块土地上的土全部都挖出来,挖地三尺,然后搬到土地清理场去,经过化学清洗以后,把镉分离出来,然后再把土拉回来,回填那这时土里面的镉的含量就恢复到正常的范围之内也就是说中国有四亿土地的话,每清理一亩土地用十万人民币的话,那就是四十万亿人民币所以中共政府根本就不敢提要清洗农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它需要多少成本,中共政府根本不敢告诉老百姓这能够把它这么多年的所谓的经济成果全部化为乌有 记者:从大陆媒体报道上看,中共当局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王维洛:现在中国走的还是这条路啊,它不是有三自信,认为它走的这条路是对的吗如果说西方走的路是先开发后治理,那中国走的就是先开发不治理的路那它觉得自己走得很对,就它的道路自信,它这条路还得继续走下去,如果中国人还能容忍的话 说镉大米的污染对人类的危害,在日本被人们第一次认识的,是一家公司在那里开发矿产,然后就把河水污染了,河水污染了以后就把带镉的水灌溉了农田,种出来的大米就是镉超量的人吃了镉超量的大米以后,会影响到肾脏,钙质会流失,人会骨痛叫痛痛病 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当时可能是全国是第一个开环保课的当时好像是找不出中国有什么环保事故的案例,就把这些事例拿出来讲,就日本人的这个痛痛病是一个重点,就是日本人他先开发了,但他不知道后果,后来知道了以后,这个公司就赔偿,日本现在就没有再发生这种事情但是现在这些人还有没有死的,他们还在赔偿痛痛病的病人很痛苦,这一生就是骨痛,最后死的时候就是在疼痛的呻吟中死去当然中国的医生就算知道这是骨痛病,他也不敢把它和镉大米联系起来就像今天看到这个孩子得肾结石,他不敢把肾结石和三聚氰安奶粉联系起来,法院也不敢这么判因为中国还没有一个公司为镉大米进行过赔偿为什么这个图它不能标得这么细,只能在大比例尺度上标,不能公布出来你只要一公布出来,我们就可以根据这张图,找到谁是污染者,那就有人要去找他赔偿谁污染环境谁赔偿,这是中国环境污染法里也有的 记者:另外我也看到目前中国的一些住宅楼房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就是在有污染的土地上建的……但好象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 王维洛:这个在污染土地上盖房子是中国很严重的一个问题,也是中国人不太了解的一个问题那么中国是不管不顾的,中国是人人害我,我害人人把污染的工厂从城市迁到农村,现在基本就是稻田周围建的是污染的工厂,所以稻田就特别容易被污染原来污染工厂的土地就被开发商拿去盖房子所有人都以为盖了房子,这个污染的土地就对人没有危害,这不对,对人类污染还是很严重的,特别是对儿童和老年人污染的土壤源会发出有害的气体,人感觉不到 它现在不重视这个问题的话,现在中国很多很多的房子都是在污染土地上建的你需要记录,重新赶紧进行登记,象德国一样,就是工业废弃地的登记然后你再做出一个决定,这个土地将来怎么办这里就关系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信息要公开的问题信息必须公开环境运动是从下往上推着政府干的,如果没有民众的支持,那么你政府干什么事情都是干不成的只有当民众知道了它的危害以后,大家一起来参与治理,来参与防治的话,环境才能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那么你政府把这些所谓的数据都藏起来,认为这是国家机密那你就是把民众当做敌人在看待 记者:您认为中共当局不愿意公布这些数字是不是担心会影响社会的稳定 王维洛:你数据不公布,等我了解到问题很严重的时候,我的愤怒就更大象现在的镉大米一样,农田被污染的农民他是受害者,但他种出来的大米,他说这个大米我不吃,我卖给别人吃那个厂家说这个生产出来的大米,本地不吃我卖给外地吃最后你说报应会报应到谁头上就报应到自己的头上也许今天你认为你没有吃镉大米,但是也许你吃了铅中毒的大米,砷中毒的大米也许你的孩子喝了这个三聚氰安的奶粉这就和政府的行为是一样的当你在害人的时候,别人肯定在害你 记者:中共当局是不是希望能拖多久就尽量拖…… 王维洛:你要这样的话你就不要谈什么环境保护,也不要谈什么社会稳定因为一个政权的稳定在于民众的信任民众对你失去了信任的时候,你这个政权也就完了信任靠什么,信任靠信息的公开 现在就是说我就挺嘛,我希望我这个政权能挺上千年,污染上千年以后它自己就治好了所以说它这个问题很严重这个问题要讨论的话,这个原因是谁说的难听一点,我把中国的污染叫做有许可的污染好莱坞有个电影,叫《有许可的杀人》中国的环境法里规定,排放污染要问环境保护部门,申请取得排放许可以后,方能排放而这个环境部门现在是在卖这个排放许可谁给它的钱多,它就发放许可,这是措施吗你就是拿钱在买许可嘛所以说镉大米的污染是一种被许可的污染 记者:那您认为当局现在再绘制这张污染图是什么意思呢? 他绘这个图的意思就是说,中国有很多人还在做的所谓的科研,他会得到很多认识,这些认识有的是可以公开发表的,有的是不可公开发表的国家机密因为这条路它还要走下去嘛,它还要向以前一样的排放嘛,就是说镉的排放还会越来越多这些矿产不开了,这些化肥不用了,它没这样说过中国的化肥就像人抽大烟一样,土地就象人一样,用了化肥以后就像人抽了大烟,你要是一年不上化肥,它就不给你产粮这不是闹着玩的,真的不产粮 所以这个问题就是,当人走到一条错的道路上,一直往下走,而且你还不去认识到这个错误的话,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